烏克蘭清除俄羅斯痕跡 杜斯妥也夫大道被改名

烏克蘭清除俄羅斯痕跡 杜斯妥也夫大道被改名
我真没想出名啊 小说

19世紀俄羅斯文學家普西金的半身像被拆除,烏克蘭要清除俄羅斯文化的痕跡。(圖/美聯社)

在基輔的街道上,烏克蘭人更積極的清除俄羅斯痕跡,包括《罪與罰》的作者杜斯妥也夫斯基(Fyodor Dostoevsky)也不能悻免,原本以他爲名的街道,改由美國藝術家安迪•沃荷(Andy Warhol)的名字。

美聯莊報導,在莫斯科於2月24日發動入侵戰爭,造成無數平民和士兵傷亡,並摧毀建築物和基礎設施之後,烏克蘭原先的「廢除共產主義歷史運動」,轉變爲「去俄羅斯化運動」。

烏克蘭正在加快進度,拆除紀念碑並重新命名數百條街道,來消除公共場合的蘇聯和俄羅斯痕跡。取而代之的是紀念本國的藝術家、詩人、士兵、獨立領袖,或是其他新人物,包括今年戰爭的英雄。

四方客运欠薪驾驶罢工影响13路线 中市交通局启动代驶

上週五,東部城市第聶伯羅(Dnipro),推倒了普希金(Aleksandr Pushkin)的半身像,這位19世紀的俄羅斯文學巨匠,被稱爲被尊稱爲 「俄國文學之父」,也是現代標準俄語的創始人。或許正因如此,烏克蘭不能留他。烏克蘭正在清除俄國留下的一切,包括語言、文學。

機甲戰神 小說

基輔市議會副主席普羅柯比夫(Volodymyr Prokopiv)表示,烏克蘭自 2015 年以來的「去共產化」政策,一直採取「軟手段」,以免冒犯俄語人口,或是心態上親莫斯科人口的感受。但是隨着戰爭的爆發,一切都變了。原本還爲俄語文化辯護的團體已開不了口,甚至自行解散。再多說一句保留俄語的重要,都是不合時宜的。

對此,倫敦大學學院教授安德魯•威爾遜 (Andrew Wilson)感到不安,他警告說:「魯莽的重塑烏克蘭原有的歷史文化是危險的,烏克蘭可以重拾自己的傳統文化,但是把過去與俄羅斯相關的部分給割裂掉,手法過於粗略,也很容易犯了歷史解釋的錯誤。」

基輔約有200條街道準備在今年結束前完成改名,原本的以共產主義思想家恩格斯(Friedrich Engels)命名的街道,將改用烏克蘭前衛詩人博赫丹-伊霍爾•安東尼奇(Bohdan-Ihor Antonych)爲名。原本的「人民友誼」林蔭大道,改名烏克蘭獨立的早期推動者米科拉•米赫諾夫斯基(Mykola Mikhnovsky)。

還有一條街道更名爲「馬立波英雄大道」;曾經以俄羅斯伏爾加格勒市命名的街道,現在由羅曼•拉圖什尼(Roman Ratushnyi)爲名,以紀念這位在戰爭中喪生的 24 歲公民和環保活動家。

基輔北部的一條街街是杜斯妥耶夫斯基的名字,但很快將以安迪沃荷爲名。大家都知道安迪沃荷是1960年代的美國「普普藝術家」(pop art),其實與烏克蘭沒有關係,然而他的父母有一點點的烏克蘭血統,因此入選。

马斯克笑了!昔日劲敌加入特斯拉充电阵营

肥喵与兔纸

歹戏拖棚!否认和富商到三二行馆有不轨 曾格尔要找前男友作证

救观光 金门业者盼解除快筛机制、增加台金航班